document.write('
')

广州打造“电竞之都”前路漫漫

  电竞赛事、俱乐部等商业化不足拖累产业链

  极具感染力的口号、剑拔弩张的比赛气氛、翻盘获胜时的欢呼声……身处电竞赛事的现场,任何一位观众很难不对此动容。自2016年以来,电竞这一原本在主流之外的数字娱乐文化体育产业逐渐走到众人眼前。包括广州在内,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地都提出过打造“电竞之都”的口号,致力于将此作为城市的“新名片”。时至当下,广州的进度几何?

  ■记者 梁茹欣

  从无到有的“电竞名城”试验场

  6月,广州市人民政府官网发布《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发展“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明确提出构建游戏研发、生产制造、内容制作、赛事举办、场馆建设、直播转播等于一体的游戏电竞产业生态圈,加速将广州打造成为“世界电竞名城”。

  时间往前推三四年,不难发现广州对电竞一直“偏爱有加”。从2018年提出培育全国电子竞技中心之后,广州及其辖区如白云、天河、花都、黄埔等陆续出台各种扶持政策。2019年8月,广州发布了《广州市促进电竞产业发展三年行动方案(2019-2021年)》,力争用三年时间基本建成“全国电竞产业中心”,并将目标细致拆解成几大部分,包括开发电竞游戏产品、培育与引进国内外顶尖的电竞团队及电竞赛事、建设一流电竞竞赛场馆设施、发展电竞综合产业园等。

  这股热潮随之吹向全省,带动各地电竞产业发展。广东省电子竞技运动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罗觉慧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广东省已成为拥有主流最高级别赛事联盟固定席位俱乐部最多的省份。“在这里,已有15个地市成立了电竞协会,广州、深圳、佛山、江门、惠州、东莞、珠海等相关政府部门都相继开展过电竞赛事、论坛等活动,广佛深等三座城市已形成了固定的电竞产业聚集区域。”另外,推动电竞和广州景区、商业、文旅项目的多维度结合,促进新型消费也成为了业内关注的重点。

  她补充道,发展电竞产业,城市需要更广泛的包容。近些年,政府部门等多方社会主体对其态度有所变化,部分电竞项目的赛事联盟方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电竞地域化,比如以城市命名电竞职业俱乐部,除了当地的电竞企业响应之外,相关政府部门还会给予协助,通过寻找主场用地、对接具有地方特色的资源等,为电竞企业提供必要的帮助。

  电竞赛事、俱乐部等

  商业化进程不及预期

  作为数字娱乐文化体育产业的新兴模式,电竞基于游戏又超越游戏,涵盖了游戏厂商、电竞俱乐部、职业选手、游戏解说和直播平台,拥有独特商业属性与市场价值。相较电竞玩家来说,电竞赛事的直接参与者在门槛、难度等方面的要求相对宽松,即使从未玩过游戏的群体都可能成为电竞用户。同时,随着移动电竞产业链条及生态布局逐步完善,因其操作简单、准入门槛更低、碎片化时间内可娱乐、战局时间短等特点,移动电竞也在无形中加快产业迈向更广泛的市场空间。

  据艾瑞咨询最新公布的数据,2021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达到1673亿元,同比增长13.5%,电竞用户规模达到5.06亿人。其中,移动电竞游戏是电竞市场主要组成部分,市场份额占比为52.8%,由赛事、直播、衍生品等环节构成的电竞生态市场占比25.4%,端游电竞市场仅有21.8%。银河证券分析师杨晓彤指出,虽然电竞游戏收入(用户在游戏中的付费)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仍是电竞市场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未来电竞市场的增量空间将来源于电竞商业化市场。

  而俱乐部、赛事、场馆等作为电竞商业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是各个城市打造“电竞之都”的必备选项。以上海为例,自提出相关目标后,这座城市便大力促进电竞场馆的建设、电子竞技重大赛事的引进等。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去年,上海电竞公司、俱乐部、明星团队数量约占全国80%,全国每年500多项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电竞赛事中,超过40%在上海举办。

  相较之下,广东地区稍显逊色。《2021广东电竞产业发展报告》显示,广东电竞产业收入达到1236.3亿元,占全国73.6%。其中,广东电竞产业的游戏收入占总收入的92.7%;赛事收入、俱乐部收入及其他收入合计占比不足0.3%。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会长蔡欣分析认为,去年广东电子竞技产业收入比同期増长3.2%,整体増速不及全国水平,主要在于广东电竞游戏收入占比高,在电竞游戏收入増速陷入停滞后导致增速不理想,而且广东直播、赛事俱乐部等领域占比较小,对产业的整体推动力不足。

转载请注明来自有趣新闻网: 广州打造“电竞之都”前路漫漫
喜欢本文马上分享给小伙伴吧!本文链接: http://www.wanziw.com/djpd/76597.html

上一篇:福建电竞产业方兴未艾,网龙、腾讯等头部游戏公司争相推动


下一篇:烟台正式拥有职业电竞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