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谁制造了“孤泳者”?

最近 B 站最火的视频,非《孤泳者》莫属。

这是一则由陈奕迅原曲改编而成的二创作品,年前播放量只有几十万,年后两周内迅速突破 900 万。最神奇的是在任何时段打开它,都有 1000 多人正在观看。

谁制造了“孤泳者”?

《孤泳者》俨然成为哔哩哔哩新的 " 镇站之宝 ",但最乐于见到这条视频火出圈外的还不是 B 站,而是腾讯。

原因是要看懂它其实门槛颇高:观众首先要对去年最负盛名的动画剧集《双城之战》有所耳闻,以了解原曲背景;其次要熟知《英雄联盟》电竞赛事与各赛区明星选手,才能对其中密集铺陈的梗会心一笑。

考虑到这一点,即便这条视频火起来有偶然的成分,它也足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腾讯的焦虑——电子时代的任何游戏都有生命力枯竭的一天,区别只在早晚。英雄联盟问世超过 12 年,已成标准老牌网游。如今影响力仍然惊人,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然而背靠这棵大树的腾讯看似可以高枕无忧,实则这几年来所走的每一步,都是成王败寇的险棋。

01

困局

英雄联盟是腾讯游戏毫无疑问的最粗大腿和宇宙中心,但这条大腿粗壮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结实。好在腾讯运气爆棚,每次都能在冲击之下给它接上这条腿。

有朋友问了:根据 superdata 统计的数据,英雄联盟 2020 年收入 17.5 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 17%。论赚钱能力在 PC 游戏里还是顶中顶,这还不结实吗?

道理其实很简单,由于拳头游戏没上市,很多数据不透明,咱们拿 PC 端另一位大佬暴雪来解释。去年,动视暴雪整个财年的收入是 81 亿美元,相比前一年的 65 亿美元增长 25%。

手握几个大 IP,钱还是比较好赚的。比如魔兽世界上线超过 17 年,现在出个新资料片还是每年能赚 10 亿美元的现金牛。

谁制造了“孤泳者”?

其实不光暴雪。打开 PC 游戏月收入排行榜,玩家们印象中的凉凉游戏梦幻西游、DNF 有时甚至还超过英雄联盟。听起来多少有违 " 体感 ",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另一个数据。

2021 年一季度,暴雪娱乐的月活跃用户数约为 2700 万。2018 年同期,则是 3800 万。三年时间,暴雪的月活下降了 30%,几乎以季度为节点在每况愈下。

这是个神奇的事实:新玩家不进来,老玩家在流失,为什么钱却越赚越多?

答案是 " 沉没成本 "。

玩家在一款游戏上付出的时间和金钱越多就越无法离开,只能继续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这就是老牌网游虽然玩家流失,依然在用户转化率上体现出巨大黏性的原因。

暴雪的困局在英雄联盟身上依然成立。

2016 年,拳头首次公布英雄联盟月活用户超过 1 亿。之后 5 年内,即便在 2019 年的十周年庆典上,也没有再次公布这一数据。

去年 11 月,拳头公布英雄联盟宇宙月活为 1.8 亿。但这一数据包括英雄联盟和其手游,以及衍生游戏《云顶之弈》、《金铲铲之战》多款游戏的月活总量。

因此可以推测,单论英雄联盟,PC 之王在用户流失问题上也显然无法独善其身。数据之外,从各社交平台或论坛上玩家对排队时间变长的抱怨也可以略窥一二。

造成老牌网游举步维艰的原因有两方面。

从内部看,竞技类网游往往陷入内卷化严重的桎梏,或者说学习成本越来越高。

从魔兽、星际到 DOTA 再到英雄联盟,游戏类型一脉相承、玩法难度越降越低。但随着时间推移,即便英雄联盟也出现了对新手而言门槛太高的问题。

举个直观的例子,2013 年,打野选手 insec 首次在比赛中秀了一手盲僧 "Q+ 瞬间摸眼 +R" 的操作,目睹此神迹的解说和观众无不为之沸腾。

谁制造了“孤泳者”?

uzi 曾经的队友 insec(右二)

但随着世界赛打到现在第 12 个赛季,即便白银黄金的菜鸟盲僧偶尔也能使用流畅的回旋踢。大部分玩家都有畏难的情绪,新手感受到不友好,从而选择难度更低的手游自然无可厚非。

说到手游,这正是英雄联盟的外部困局之一。

原神上线一年狂赚 20 亿美元,如今国内外热度风头正劲,隐隐有超越腾讯系的架势。端游方面,画风和玩法更美式的堡垒之夜也顺利成为欧美人气之王。

玩家精力和时间有限,因此游戏行业往往赢家通吃,竞品之间永远是你死我活。英雄联盟的老本总有坐吃山空的一天,面对困境,腾讯作何打算?

02

变局

没有人比腾讯更懂一个爆款具有多大的摧毁力。它在微信上赚得盆满钵满,又因为抖音吃足了苦头。

转载请注明来自有趣新闻网: 谁制造了“孤泳者”?
喜欢本文马上分享给小伙伴吧!本文链接: http://www.wanziw.com/djpd/68914.html

上一篇:电子竞技与电子游戏的区别在哪?到底是“精神鸦片”还是数字体育?


下一篇:*ST晨鑫:公司目前主要业务包括:LCOS芯片、智慧打印、互联网游戏和电子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