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漫谈游戏圈,畅游ACG

欢迎来到本期【一机杂谈】

近日,日本秋田县成立了一支电竞战队“MATAGI SNIPERS”,这支战队成立不到一个月,成员已经发展到了14人之多,令人惊讶的是,这支电竞战队是个老年人战队,队伍全员都在65岁以上,而平均年龄甚至高达69岁。而他们主攻的游戏甚至还是大火的《堡垒之夜》。战队的运营公司表示,像这样由高龄老人组成的职业电竞队在日本全国也很少见。据报道,目前该电竞队已获得赞助商的支持,今后他们准备在10月开启游戏视频的直播,通过此方式获取收益,未来还将参加正式的电竞比赛。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MATAGI SNIPERS中的一名老年队员

看到这则新闻,最初的感想是日本电竞已完,老年人都能上场了吗?那不是在反应力上被年轻人血虐?可是仔细一想,日本的电竞界或许正缺乏这样的噱头。

和中国还有韩国不一样,日本的电竞是走了弯路,夸张点甚至可以说是走了绝路的。

尽管在1990年日本就办过《超级马里奥》速通的比赛项目,让电竞在日本萌芽很早,但在后来全世界都开始《魔兽争霸》和《星际争霸》的时候,他们却在大力举办《拳皇》、《街霸》的比赛。以至于日本的玩家对于电竞的概念在开始的时候就与众不同。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超级马里奥》

不像韩国有国家推动电竞行业的发展,日本与之相反地,以国家立法的形式限制了电竞。

这就是日本玩家眼中最难以理解的法律——《景品表示法》。根据这部法律中所规定的,电竞项目的比赛奖金上限为10万日元。十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5000多元,这个奖金还要在队伍内细分,也就是说,在日本你通过打比赛拿了一个第一,奖金都不够一个月的开支的。虽然这部法律的立法初衷是为了限制厂商间的恶性竞争,但从长远角度来说却扼制了日本电竞的进一步发展。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景品表示法》的关于竞赛奖励的条目

就是因为这个法律的限制,日本电竞行业一直是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甚至还出现了《死或生》著名竞技玩家戌亥知行(此人经常在全国比赛中夺冠)因入室盗窃被抓的奇葩案件,一问作案动机果然是“吃不起饭了”。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戌亥知行被捕画面

看到了其他国家对电竞业的投入,日本在最近几年也才终于重视起了电竞行业,不过也收效甚微。《英雄联盟》在2014年建立日本赛区,一直到2018年,才终于出现了一支能闯入S8的全球总决赛的队伍,这应该是到2018年为止的日本电竞史上最高的成就了。

就是这样的日本,现在却要玩起老年人电竞了?

当然了,玩电子竞技游戏,对老年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玩游戏防衰老并不只是一纸空谈。在正规医学期刊也发表过这样的研究——玩游戏可以预防阿尔兹海默症(老年痴呆),并且研究显示,玩电子游戏的老年人的脑波要比一般老年人的脑波活跃不少。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脑电波和我们的思维活跃度直接挂钩

几位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学者,做了这么一个研究:他们招募了40位平均年龄在68岁,且近两年来都没玩过游戏的老年人,让其中一部分打了4至5周的《国家的崛起》,研究发现这些打游戏的老人部分认知功能表现上要优于对照组。

如果68岁左右的老年人参加的实验的例子还不够的话,下面这位85岁的“天际老奶奶”刷新老年人玩游戏的吉尼斯记录的事情,能更清楚地证明这一点。

等我70岁,我也想像他们一样组建老年电竞战队


网红老年人游戏主播Shirley Curry实况中

喜欢本文马上分享给小伙伴吧!本文链接: http://www.wanziw.com/djpd/64635.html

上一篇:第六届cest中国电子竞技娱乐大赛丨深圳彩生活时代广场站圆满落幕


下一篇:全球新网游